第四章 和光同尘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读书 发布时间: 2020-02-21 23:06

四  章

道沖而用之或不盈。淵兮,似萬物之宗;〔挫其銳,解其紛,和其光,同其塵,〕湛兮,似或存。吾不知誰之子,象帝之先

【注释】

道冲而用之或不盈:道体为虚而作用无穷,此处言及道的体用问题。“冲”,古字为“盅”,训虚。“冲”傅奕本作“盅”。《说文》:“盅,器虚也;《老子》曰:‘道盅而用之。’”

严复说:“此章专形容道体,当玩‘或’字与两‘似’字方为得之。盖道之为物,本无从形容也。”(《老子道德经评点》)

陈荣捷:“此章显示道家思想里面,“用”的重要性不下于“体”。在《老子》第十四、二十一章,对体有更详细的叙述;此处以及第十一、四十五章,则可以看出对“用”同样的注重。佛教某些宗派有毁弃现象的观点,在此是看不见的。”(《中国哲学文献选编》英文本第七章:〈老子的自然之道〉)

挫其锐,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:这四句疑是五十六章错简重出,因上句“渊兮似万物之宗”与下句“湛兮似或存”正相对文。这四句〔今译〕从略。

谭献曰:“五十六章亦有‘挫其锐’四句,疑羼误。”(《复堂日记》)

马叙伦:“‘挫其锐’四句,乃五十六章错简;而校者有增无删,遂复出也。”(《老子校诂》)

陈柱曰:“按马说是也。‘渊兮似万物之宗’与‘湛兮似或存’相接。若闲以‘挫其锐’四句,文义颇为牵强。”按:以上各说甚是。惟帛书甲、乙本均有此四句,其错简重出早在战国时已形成。

湛:沉、深,形容“道”的隐而未形。

吴澄说:“湛,澄寂之意。”

奚侗说:“道不可见,故云‘湛’。《说文》:‘湛,没也。’”(《老子集解》)

象帝之先:道似在天帝之前,此言道乃先天地生(河上公注)。按:“象帝之先”的“象”可有两种解释,其一,可释为“命名”、称呼。其二,“象”释为比拟、比喻。“先”犹上句“万物之宗’的“宗”。

王安石说:“‘象’者,有形之始也;‘帝’者,生物之祖也。故《系辞》曰:‘见乃谓之象。’‘帝出乎震。’其道乃在天地之先。”(王安石《老子注辑本》)

【今译】

道体是虚空的,然而作用却不穷竭。渊深啊!它好像是万物的宗主;幽隐啊!似亡而又实存。我不知道它是从哪里产生的,但可称它为天帝的宗祖。

【引述】

道体是虚状的。这虚体并不是一无所有的,它却含藏着无尽的创造因子。因而它的作用是不穷竭的。

这个虚状的道体,是万物的根源。在这里,老子击破了神造之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