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燕处超然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读书 发布时间: 2020-02-22 12:07

二十六章

重爲輕根,靜爲躁君。

是以君子終日行不離輜重。雖有榮觀,燕處超然。奈何萬乘之主,而以身輕天下

輕則失根,躁則失君。

【注释】

君子:王弼本原作“圣人”。景龙本、傅奕本、苏辙本、林希逸本、范应元本及多种唐宋古本均作“君子”。《韩非子·喻老篇》亦作“君子”,与帛书甲本正同。

奚侗说:“‘君子’谓卿大夫士也,说见《礼记·乡饮酒义》注,对下‘万乘之主’言。”

蒋锡昌说:“‘圣人’乃理想之主,应深居简出,以‘无为’化民,不当终日行道,常在军中管理辎重之事,谊作‘君子’为是,当据诸本改正。”蒋说有理,因据韩非子及帛书本改为“君子”。

辎重:军中载器械粮食的车。

严灵峰改“辎重”为“静重”,严先生说:“河上公注曰:‘“辎”,静也。圣人终日行道,不离其“静”与“重”也。’甚得其义。河上公以‘静’、‘重’对文是也。……按本章上下文,具以‘重’、‘静’,‘轻’、‘躁’对文,可证。疑古原作‘静’、‘重’,因‘静’、‘轻’音近;又上文‘重为轻根’句,遂误为‘轻’。日本有木元吉本正作‘轻’。源东庵本亦作‘轻’。又以‘轻’、‘辎’形近,遂又改为‘辎重’。”严说可供参考。

荣观:指华丽的生活。“荣”,豪华、高大。“观”,台观、楼观。

燕处:安居。

林希逸注:“‘燕’,安也。‘处’,居也。”

万乘之主:指大国的君主。“乘”是车数。“万乘”指拥有兵车万辆的大国。

以身轻天下:任天下而轻用自己的生命。

河上公说:“王者至尊,而以身行轻躁乎?疾时王者奢恣轻淫也。”

苏辙说:“人主以身任天下,而轻其身,则不足以任天下矣。”

吴澄注:“以身轻天下,谓以其身轻动于天下之上也。”

根:王弼本原作“本”。河上公本及多种古本作“臣”。作“本”,可通。作“臣”,则误。根据《永乐大典》和俞樾的说法改为“根”。

俞樾说:“《永乐大典》作‘轻则失根’,当从之。盖此章首云:‘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。’故终之曰:‘轻则失根,躁则失君。’言不重则无根,不静则无君也。”俞说可从,当改“本”为“根”,以便和首句相应。吴澄本、释德清本正作“根”。

蒋锡昌说:“‘轻则失根,躁则失君。’言人君纵欲自轻,则失治身之根;急功好事,则失为君之道也。”

【今译】

厚重是轻率的根本,静定是躁动的主帅。

因此君子整天行走不离开载重的车辆。虽然有华丽的生活,却安居泰然。为什么身为大国的君主,还轻率躁动以治天下呢?

轻率就失去了根本,躁动就失去了主体。

【引述】

本章说“静重”,评“轻躁”。轻躁的作风,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立身行事,草率盲动,一无效准。

老子有感于当时的统治者奢恣轻淫,纵欲自残,所以感叹地说:“奈何万乘之主,而以身轻天下?”这是很沉痛的话。一国的统治者,当能静重,而不轻浮躁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