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恬淡为上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读书 发布时间: 2020-02-22 12:13

三十一章

夫兵者,不祥之器,物或惡之,故有道者不處

君子居則貴左,用兵則貴右。兵者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爲上。勝而不美,而美之者,是樂殺人。夫樂殺人者,則不可得志於天下矣。

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。偏將軍居左,上將軍居右。言以喪禮處之。殺人之衆,以悲哀之,戰勝以喪禮處之。

【注释】

夫兵者:今本作“夫佳兵者”,帛书甲、乙本同作“夫兵者”,据帛书本订正。

刘殿爵说:“‘佳兵’,不成文义,所以王念孙据《老子》文例订正‘佳’字为‘唯’字。但‘夫唯’是承上文词,不应出现于章首,所以令人怀疑章中文句失次,现在帛书本作:‘夫兵者不祥之器也(甲本‘也’字残缺),物或恶之(乙本‘恶’作‘亚’,‘之’字残缺)。’‘兵’上只有‘夫’字,可见今本之所以出现问题,是因为‘夫’下衍一字所致的。”(引自〈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初探〉,一九八二年九月号《明报月刊》)

严灵峰说:“日本中井积德曰:‘“佳”字疑衍。’说与帛书本合。”(《马王堆帛书老子试探》)

物或恶之,故有道者不处:帛书甲本作“或恶之,故有欲者弗居”(与二十四章经文相同)。帛书“欲”字在此假借为“裕”,“有欲者”当作“有裕者”。“裕”字与“道”不仅义同,古音亦通(高明《帛书老子校注》)。

君子居则贵左,用兵则贵右:古时候的人认为左阳右阴,阳生而阴杀。后文所谓“贵左”、“贵右”、“尚左”、“尚右”、“居左”、“居右”都是古时候的礼仪。

恬淡:简本作“銛alt”,读作“恬淡”(彭浩《郭店楚简老子校读》)。

吴澄说:“‘恬’者不欢愉,‘淡’者不浓厚。谓非其心之所喜好也。”

悲哀:王弼今本作“哀悲”。傅奕本、河上公本及众古本都作“悲哀”。

蒋锡昌说:“‘哀悲’当据《道藏》王弼本改作‘悲哀’。”

泣:有两种讲法:一、哭泣。这是通常按字面的解释。二、“泣”是“莅”字的误写。“莅”、“蒞”、“涖”同字,莅临,对待的意思。张运贤说:“‘泣’当为‘莅’之讹。《说文》无‘莅’字,盖即alt也。”(〈老子余义〉,引自朱谦之《老子校释》)按:帛书本作“立”,当是“蒞”的省字。〔今译〕从后者。

【今译】

兵革是不祥的东西,大家都怨恶它,所以有道的人不使用它。

君子平时以左方为贵,用兵时以右方为贵。兵革是不祥的东西,不是君子所使用的东西。万不得已而使用它,最好要淡然处之。胜利了也不要得意洋洋,如果得意洋洋,就是喜欢杀人。喜欢杀人的,就不能在天下得到成功。

吉庆的事情以左方为上,凶丧的事情以右方为上。偏将军在左边,上将军在右边,这是说出兵打仗用丧礼的仪式来处理。杀人众多,带着哀痛的心情去对待,打了胜战要用丧礼的仪式去处理。

【引述】

“武力是带来凶灾的东西。”老子指出了战争的祸害,而表达了他的反战思想。

用兵是出于“不得已”的——若是为了除暴救民而用兵,也应该“恬淡为上”,“战胜了不要得意洋洋,得意洋洋就是喜欢杀人。”这话对于尚武者的心理状态与行为样态,真是一语道破。他还说:如果不得已而应战,要“以丧礼处之,杀人之众,以悲哀泣之。”这是人道主义的呼声。

本章亦为对于当时武力侵略的一种沉痛的掊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