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修之于身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读书 发布时间: 2020-02-22 12:54

五十四章

善建者不拔,善抱者不脫,子孫以祭祀不輟

修之於身,其德乃真;修之於家,其德乃餘;修之於鄉,其德乃長;修之於邦,其德乃豐;修之於天下,其德乃普。

故以身觀身,以家觀家,以鄉觀鄉,以邦觀邦,以天下觀天下。吾何以知天下然哉?以此。

【注释】

抱:有牢固的意思。

子孙以祭祀不辍:世世代代都能遵守“善建”“善抱”的道理,后代的烟火就不会绝灭。

长:盛大(《吕览·知度》注:“长,盛也”)。

邦:王弼本作“国”。傅奕本作“邦”,《韩非子·解老篇》引同。汉人避高祖讳,所以本章“邦”字均改为“国”。今据简本、《韩非·解老》、傅本及帛书甲本改正。

范应元本作“邦”,范说:“‘邦’字,《韩非》与古本同。”

吴澄说:“‘邦’,诸本作‘国’。盖汉避高祖讳改作‘国’也。唐初聚书最盛,犹有未避讳以前旧本也。”

魏源说:“‘拔’‘脱’‘辍’为韵,‘身’‘真’为韵,‘家’‘余’为韵,‘乡’‘长’为韵,‘邦’‘丰’为韵,‘下’‘普’为韵,皆古音也。诸本避汉讳改‘邦’作‘国’。”(《老子本义》)

按:帛书甲本作“邦”,乙本则避刘邦的讳俱改为“国”,由此以证帛书甲、乙本抄写年代的不同。高亨说:“甲本中所能辨得清的‘邦’字二十二个,在乙本中俱改为‘国’字。汉高祖名邦,这充分说明乙本写者有意避刘邦的讳,而甲本则不避。可证它是刘邦称帝以前抄写的。”(《试谈马王堆汉墓中的帛书老子》)

以身观身,以家观家,以乡观乡:以自身察照别人,以自家察照他家,以我乡察照他乡。

王弼注:“彼皆然也。”

林希逸注:“即吾一身而可以观他人之身,即吾之一家而可以观他人之家,即吾之一乡而可以观他人之乡。”

【今译】

善于建树的不可拔除,善于抱持的不会脱落,如果子孙能遵行这个道理则世世代代的祭祀不会断绝。

拿这个道理贯彻到个人,他的德会是真实的;贯彻到一家,他的德可以有余;贯彻到一乡,他的德能受尊崇;贯彻到一国,他的德就会丰盛;贯彻到天下,他的德就会普遍。

所以要从〔我〕个人观照〔其他的〕个人,从〔我〕家观照〔其他人的〕家,从〔我的〕乡观照〔其他的〕乡,从〔我的〕国观照〔其他的〕国,从〔我的〕天下观照〔其他的〕天下。我怎么知道天下的情况呢?就是用这种道理。

【引述】

“修身”犹如巩固根基,是建立自我与处人治世的基点。老子并强调由治身到治国的大小范围内,修德的重要性。社会各阶层中的德教,亦为儒家所倡导,不过在程序推衍上各家观点略有差别。例如《管子·牧民》也提出家、乡、国、天下之为治的主张,但它认为:“以家为乡,乡不可为也;以乡为国,国不可为也;以国为天下,天下不可为也。以家为家,以乡为乡,以国为国,以天下为天下。”〈牧民〉的观点与老子“以身观身,以家观家,以乡观乡,以邦观邦,以天下观天下”相一致,两者与《大学》修齐治平却有较大的不同,《大学》由修身到齐家之后,便由齐家急速推广到治国。然而“家”与“国”不仅性质、领域不同,所处理的事各也各异,能齐家的未必能治国。不过,《大学》的夸夸其谈,颇深入人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