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知者不言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读书 发布时间: 2020-02-22 13:21

五十六章

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

塞其兌,閉其門,挫其銳,解其紛,和其光,同其塵,是謂“玄同”。故不可得而親,不可得而疏;不可得而利,不可得而害;不可得而貴,不可得而賤。故爲天下貴。

【注释】

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:郭店简本作“智之者弗言,言之者弗智”。这里按字面的解释是:知道的人不说话,说话的人不知道。然“知者”疑作“智者”。

严灵峰说:“此两‘智’字,原俱作‘知’;似当读去声,作‘智慧’之‘智’。陆德明《释文》云:‘“知”者,或并音“智”。’……河上公注‘智者不言’句云:‘知者贵行不贵言也。’王注云:‘因自然也。’又河上注‘言者不知’句云:‘驷不及舌,多言多患。’王注云:‘造事端也。’疑河上、王弼两本‘知’皆作‘智’者。伊凡摩尔根(Evan Morgan)在其所著英文本《淮南鸿烈》书中引白居易读《老子》诗云:‘言者不智,智者默,此语吾闻诸老君;若道老君是智者,如何自著五千言?’并译‘智’作:‘Wise’。足证唐时所见古本亦有作‘智’者。又,高丽版影印李朝《道家论辨牟子理惑论》引作:‘智者不言。’而日本《大藏经牟子理惑论》引《老子》正作‘智者不言,言者不智。’”〔今译〕据严说。

“言”指声教政令。见二章注、十七章注、二十三章注。蒋锡昌说:“是‘言’乃政教号令,非言语之意也。”

塞其兑,闭其门:这二句已见于五十二章,参看该章注。简本此处作“黊其黋,赛(塞)其门”。“黊”乃“闭”字之异构。“黋”借为“兑”,指人之孔窍(魏启鹏说)。

挫其锐,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:不露锋芒,消解纷扰,含敛光耀,混同尘世。这四句重见于四章。

马叙伦说:“剉锐解纷和光同尘,正说玄同之义,不得无此四句。”

玄同:玄妙齐同的境界,即道的境界。

王纯甫说:“玄同者,与物大同而又无迹可见也。”(引《自老子忆》)

不可得而亲,不可得而疏;不可得而利,不可得而害;不可得而贵,不可得而贱:指“玄同”的境界超出了亲疏利害贵贱的区别。

林希逸说:“言其超出于亲疏利害贵贱之外也。”

释德清注:“以其圣人迹寄寰中,心超物表,不在亲疏利害贵贱之间,此其所以为天下贵也。”

【今译】

有智慧的人是不多言说的,多话的就不是智者。

塞住嗜欲的孔窍,闭起嗜欲的门径,不露锋芒,消解纷扰,含敛光耀,混同尘世,这就是玄妙齐同的境界。这样就不分亲,不分疏;不分利,不分害;不分贵,不分贱。所以为天下所尊贵。

【引述】

理想的人格形态是“挫锐”“解纷”“和光”“同尘”,而到达“玄同”的最高境界。“玄同”的境界是消除个我的固蔽,化除一切的封闭隔阂,超越于世俗褊狭的人伦关系之局限,以开豁的心胸与无所偏的心境去待一切人物。

老子哲学和庄子哲学最大的不同处,便是老子哲学几乎不谈境界,而庄子哲学则着力于阐扬其独特的人生境界。如果老子的哲学有所谓“境界”的话,勉强可以说“玄同”的观念为近似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