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以正治国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读书 发布时间: 2020-02-22 13:23

五十七章

以正治國,以奇用兵,以無事取天下。吾何以知其然哉?以此

天下多忌諱,而民彌貧;民多利器,國家滋昏;人多伎巧,奇物滋起;法令滋彰,盜賊多有。

故聖人云:“我無爲,而民自化;我好靜,而民自正;我無事,而民自富;我無欲,而民自樸。”

【注释】

正:指清静之道。

释德清说:“天下国家者,当以清静无欲为正。”

奇:奇巧,诡秘;临机应变。帛书本“奇”作“畸”。

取天下:治理天下。

朱谦之说:“取天下者,谓得民心也。……《荀子·王制篇》杨倞注:‘取民谓得民心。’”

以此:简本及帛书本均无此二字。

天下多忌讳,而民弥贫:郭店简本作“天(下)多忌讳,而民弥畔(叛)”。简文优于各本。

彭浩说:“‘畔’借作‘叛’,这两句意为:人主的禁忌越多,而人民多背叛。与下文的‘邦滋昏’为对文。”(《郭店楚简〈老子〉校读》)

民:景龙本、唐玄宗本、强思齐本、王纯甫本及多种古本则作“人”。

蒋锡昌说:“‘民’当从诸本作‘人’。盖‘天下多忌讳’、‘人多利器’、‘人多伎巧’、‘法令滋彰’,四句皆指人主而言,以明有事之不足以治天下也。三十六章:‘国之利器,不可以示人’,亦指人主而言,可为证也。”

严灵峰说:“潘静观本作‘朝’。三十六章云:‘国之利器。’五十二章云:‘朝甚除’,似当作‘朝’于义为长。”

利器:锐利武器。一说喻权谋。

王纯甫说:“利器,即国之利器,智慧权谋之类也。”

伎巧:技巧,即智巧。

吕惠卿本、陈象古本、寇质才本、林希逸本及多种古本“伎”作“技”。《次解》本“伎”作“知”,帛书甲本同,赵至坚本则作“智”。傅奕本“伎巧”作“智慧”,范应元本则作“智惠”。参看各古本可见“伎巧”有智巧、机诈的意思。

王纯甫说:“巧,巧诈,非止艺也。”

奇物:邪事。简本作“alt物”。“alt”,应读为苛刻、苛细之“苛”,“苛物”犹言“苛事”,“苛”字用法与“苛政”、“苛礼”之“苛”相类(裘锡圭说)。

范应元本作“衺事”。范说:“‘衺’与‘邪’同。不正之事。”

法令滋彰:河上公本作“法物滋彰”,简本及帛书乙本同。

河上公注:“‘法物’好物也。珍好之物滋生彰者,则农事废,饥寒并至,故盗贼多有也。”

我无为,而民自化:“自化”,自我化育。

晨阳说:“这里提出私有欲望问题,为什么当时周末社会被搅得很乱,无非是‘天子’诸侯们互相争夺,因‘有欲’而动刀兵,天下因而多事,人民不得安宁。老子希望的是克制私欲,消灭剥削,满足人们吃饱穿暖的要求,‘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乐其俗’,反对‘财货有余’,反对‘贵难得之货’,主张‘去甚,去奢,去泰’,即去掉那些极端的、奢侈的、过分的。可见老子是反对不合理的剥削制度的。他把‘无为’与‘无欲’连在一起。‘无为’是勿因争夺而为,‘无欲’是不要有占他人财物之欲。”(〈老子的哲学〉,《河北师范大学学报》,一九八一,三期)

【今译】

以清静之道治国,以诡奇的方法用兵,以不搅扰人民来治理天下。我怎么知道是这样的?从下面这些事端上可以看出:

天下的禁忌越多,人民越陷于贫困;人间的利器越多,国家越陷于昏乱;人们的技巧越多,邪恶的事情就连连发生;法令越森严,盗贼反而不断地增加。

所以有道的人说:“我无为,人民就自我化育;我好静,人民就自然上轨道;我不搅扰,人民就自然富足;我没有贪欲,人民就自然朴实。”

【引述】

“天下多忌讳,而民弥贫;……法令滋彰,盗贼多有。”从这里,不仅可以看到老子对于一切刑政的非议,也可体会出老子所生存的时代,战乱及权力横暴的地步,可见老子提倡“无为”并非无的放矢。威廉詹姆士说:“自以为有资格对别人的理想武断,正是大多数人间不平等与残暴的根由。”为政者常自以为是社会中的特殊角色,而依一己的心意擅自厘定出种种标准,肆意作为,强意推行。老子的不干涉主义与放任思想是在这种情境中产生,当时“无为”思想的提出,一方面要消解统治集团的强制性,另方面激励人民的自发性。

本章和三十七章是相对应的,而且说得更为具体。本章的结尾:“我无为而民自化,我好静而民自正,我无事而民自富,我无欲而民自朴。”这是老子“无为政治”的理想社会情境的构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