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将以愚之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读书 发布时间: 2020-02-22 13:33

六十五章

古之善爲道者,非以明民,將以愚之。

民之難治,以其智多。故以智治國,國之賊;不以智治國,國之福。

知此兩者亦稽式。常知稽式,是謂“玄德”,玄德深矣,遠矣,與物反矣,然後乃至大順

【注释】

明:精巧。

王弼注:“‘明’谓多见巧诈,蔽其朴也。”

河上公注:“明,知巧诈也。”

愚:淳朴,朴质。

王弼注:“‘愚’谓无知,守其真顺自然也。”

河上公注:“使朴质不诈伪也。”

范应元说:“‘将以愚之’使淳朴不散,智诈不生也。所谓‘愚之’者,非欺也,但因其自然不以穿凿私意导之也。”

高一涵说:“何以说老子的政治哲学,是反抗当时政治社会情形的呢?因为他看见当时年年打仗,百姓东跑西散所以才主张去兵。看见当时社会贫富不均,损不足以奉有余,所以才主张尚俭。看见当时暴君污吏,以百姓为土芥所以才主张无为。看见当时智巧日生,诈伪百出,所以才主张尚愚。这四个主张——去兵,尚俭,无为,尚愚——就是造成老子理想国的入手办法。”(〈老子的政治哲学〉,《新青年杂志》六卷五号)

张默生说:“他(老子)是愿人与我同愚,泯除世上一切阶级,做到物我兼我的大平等,这样自可减少人间的许多龃龉纷争。”(《老子》第六〇页)

智多:多智巧伪诈。

王弼注:“多智巧诈。”

范应元说:“不循自然,而以私意穿凿为明者,此世俗之所谓智也。”

徐复观说:“智多,即多欲;多欲则争夺起而互相陷于危险。老子始终认为人民的所以坏,都是因为受了统治者的坏影响。人民的智多,也是受了统治者的坏影响。”

景龙本、敦煌辛本“智多”作“多智”。

两者:指上文“以智治国,国之贼;不以智治国,国之福”而言。

亦稽式:“亦”,乃也(训见《古书虚字集释》);乃,为。“稽式”,法式,法则。

景龙本、敦煌辛、壬本、河上公本、顾欢本、林希逸本及其他古本“稽式”多作“楷式”。

与物反矣:有两种解释:一、“反”作相反讲。解释为:“德”和事物的性质相反。如河上公注:“玄德之人,与万物反异,万物欲益己,玄德施与人也。”二、“反”借为返。解释为:“德”和事物复归于真朴。王弼注:“反其真也。”即返归于真朴;林希逸注:“反者,复也,与万物皆反复而求其初。”“初”就是一种真朴的状态。〔今译〕从后者。

大顺:自然。

林希逸说:“大顺即自然也。”

【今译】

从前善于行道的人,不是教人民精巧,而是使人民淳朴。

人民所以难治,乃是因为他们使用太多的智巧心机。所以用智巧去治理国家,是国家的灾祸;不用智巧去治理国家,是国家的幸福。

认识这两种差别,就是治国的法则。常守住这个法则,就是“玄德”,“玄德”好深好远啊!和事物复归到真朴,然后才能达到最大的和顺。

【引述】

本章强调为政在于真朴。老子认为政治的好坏,常系于统治者的处心和做法。统治者若是真诚朴质,才能导出良好的政风,有良好的政风,社会才能趋于安宁;如果统治者机巧黠滑,就会产生败坏的政风。政风败坏,人们就互相伪诈,彼此贼害,而社会将无宁日了。居于这个观点,所以老子期望统治者导民以真朴。

老子生当乱世,感于世乱的根源莫过于大家攻心斗智,竞相伪饰,因此呼吁人们扬弃世俗价值的纷争,而返归真朴。老子针对时弊,而作这种愤世矫枉的言论。

本章的立意被后人普遍误解,以为老子主张愚民政策。其实老子所说的“愚”,乃是真朴的意思。他不仅期望人民真朴,他更要求统治者首先应以真朴自砺。所以二十章有“我愚人之心也哉”的话,这说明真朴(“愚”)是理想治者的高度人格修养之境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