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哀兵必胜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读书 发布时间: 2020-02-22 13:39

六十九章

用兵有言:“吾不敢爲主,而爲客;不敢進寸,而退尺。”是謂行無行;攘無臂;扔無敵;執無兵

禍莫大於輕敵,輕敵幾喪吾寶。

故抗兵相若,哀者勝矣。

【注释】

为主:进犯,采取攻势。

河上公注:“‘主’,先也,不敢先举兵。”

吴澄说:“‘为主’,肇兵端以伐人也。”

为客:采取守势;指不得已而应敌。

行无行:“行”,行列,阵势。“行无行”即是说虽然有阵势,却像没有阵势可摆。

攘无臂:攘臂是作怒而奋臂的意思。“攘无臂”即是说虽然要奋臂,却像没有臂膀可举。

扔无敌:“扔”,因就。扔敌是就敌的意思。“扔无敌”即是说虽然面临敌人,却像没有敌人可赴。此句帛书甲、乙本均作“乃无敌”,并在“执无兵”句后。

执无兵:“兵”指兵器。“执无兵”即是说虽然有兵器,却像没有兵器可持。

范应元说:“苟无意于争,则虽在军旅,如无臂可攘,无敌可扔,无兵可执,而安有用兵之咎邪!”

抗兵相若:两军相当。“若”字王弼本作“加”,据傅奕本、敦煌辛本及帛书本改。

张松如说:“敦煌唐写本作‘故抗兵相如。’‘相如’,范与开元、河上、诸王本皆作‘相加’。王弼注:‘抗,举也;加,当也。’盖‘加’、‘如’字自古常互讹。敦煌又一本作‘相若’,同傅与帛书,‘若’亦当也。”

哀:有“慈”的意思。《说文》:“哀,闵也。”“闵”,即六十七章所说的“慈”。

林希逸说:“哀者戚然不以用兵为喜,击攻其镗,踊跃用兵,则非哀者矣。”

【今译】

用兵的曾说:“我不敢进犯,而采取守势;不敢前进一寸,而要后退一尺。”这就是说:虽然有阵势,却像没有阵势可摆;虽然要奋臂,却像没有臂膀可举;虽然面临敌人,却像没有敌人可赴;虽然有兵器,却像没有兵器可持。

祸患没有再比轻敌更大的了,轻敌几乎丧失了我的“三宝”。

所以,两军相当的时候,慈悲的一方可获得胜利。

【引述】

基本上,老子是反战的。不得已而卷入战争,应“不敢为主而为客,不敢进寸而退尺”——不挑衅,完全采取被动守势;不侵略,无意于争端肇事。所谓“行无行,攘无臂,扔无敌,执无兵”,即意指有制敌的力量,但不轻易使用,这就是谦退无争的思想。最后老子警告参战者不可“轻敌”,轻敌是好战的表现,出师轻敌则多杀,多杀则伤慈,所以老子说:“几丧吾宝。”

本章和前面二章是相应的,阐扬哀慈,以明“不争”之德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