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常与善人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读书 发布时间: 2020-02-22 13:52

七十九章

和大怨,必有餘怨;〔報怨以德,〕安可以爲善?

是以聖人執左契,而不責於人。有德司契,無德司徹

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。

【注释】

报怨以德:这句原是六十三章文字,据陈柱、严灵峰之说移入此处。

严灵峰说:“‘报怨以德’四字,系六十三章之文,与上下文谊均不相应。陈柱曰:‘六十三章“报怨以德”句,当在“和大怨,必有余怨”句上。’陈说是,但此四字,应在‘安可以为善’句上,并在‘必有余怨’句下;文作:‘和大怨,必有余怨;报怨以德,安可以为善’。”按:严说可从,‘报怨以德’原在六十三章,但和上下文并无关联,疑是本章的错简,移入此处,文义相通。本段的意思是说:和解大怨,必然仍有余怨,所以老子认为以德来和解怨(报怨),仍非妥善的办法,最好是根本不和人民结怨。如何才能不和人民结怨呢?莫若行‘清静无为’之政——即后文所说的‘执左卷而不责于人’,这样就不至于构怨于民。如行‘司彻’之政——向人民榨取,就会和人民结下大怨了。到了那时候,虽然用德来和解,也非上策。

左契:“契”即券契,就像现在所谓的“合同”。古时候,刻木为契,剖分左右,各人存执一半,以求日后相合符信。左契是负债人订立的,交给债权人收执,就像今天所说的借据存根。

高亨说:“《说文》:‘契,大约也。券,契也。’古者契券以右为尊。《礼记·曲礼》:‘献粟者执右契。’郑注:‘契,券要也,右为尊。’《商子·定分篇》:‘以左券予吏之问法令者。主法令之吏,谨藏其右券木柙。以室藏之。’《战国策·韩策》:‘操右契而为公责德于秦魏之王。’并其证也。圣人所执之契,必是尊者,何以此文云执左契,今证三十一章曰:‘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。’用契券者,自属吉事,可证老子必以左契为尊,盖左契右契孰尊孰卑,因时因地而异,不尽同也。《说文》:‘责,求也。’凡贷人者执左契,贷于人者执右契。贷人者可执左契以责贷于人者令其偿还。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,即施而不求报也。”

按:通行本“左契”,帛书甲本作“右契”。高明认为当从甲本。高明说:“从经义考察,甲本是‘是以圣人执右契,而不以责于人’,乃谓圣人执右契应责而不责,施而不求报。正与《老子》所讲‘生而弗有,长而弗宰’之玄德思想一致。乙本‘执左契’义不可识,虽经历代学者旁征博引,多方诠释,仍不合老子之旨。据此足证帛书甲本当为《老子》原本旧文,乙本与世传今本皆有讹误。今据上述古今各本勘校,《老子》此文当订正为:‘是以圣人执右契,而不以责于人。’右契位尊,乃贷人者所执。左契位卑,为贷于人者所执。圣人执右契而不以其责于人,施而不求报也。”

责:索取偿还;即债权人以收执的左券向负债人索取所欠的东西。

司彻:掌管税收。“彻”是周代的税法。

天道无亲:天道没有偏爱。和五章“天地不仁”的意思相同。

高明说:“《老子》用一句古谚‘夫天道无亲,恒与善人’结束全篇。类似之语亦见于《周书蔡仲之命》,作‘皇天无亲,唯德是辅’。善者德之师也,彼此用语虽同,则意义有别。《老子》用古谚中的‘天道’说说明自然界之规律,非若周书中的‘天命’”。

【今译】

调解深重的怨恨,必然还有余留的怨恨;〔用德来报答怨恨,〕这怎能算是妥善的办法呢?

因此圣人保存借据的存根,但是并不向人索取偿还。有德的人就像持有借据的人那样宽裕,无德的人就像掌管税收的人那样苛取。

自然的规律是没有偏爱的,经常和善人一起。

【引述】

本章在于提示为政者不可蓄怨于民。用税赋来榨取百姓,用刑政来箝制大众,都足以构怨于民。理想的政治是以“德”化民——辅助人民,给与而不索取,决不骚扰百姓,这就是“执左券而不责于人”的意义。

“天道无亲”,和“天地不仁”(五章)的观念是一致的,都是非情的自然观。人的心里常有一种“移情作用”,心情开朗时,觉得花草树木都在点头含笑;心情抑闷时,觉得山河大地都在哀思悲愁,这是将人的主观情意投射给外物,把宇宙加以人情化的缘故。老子却不以人的主观情意附加给外物,所以说自然的规律是没有偏爱的感情(并非对那一物有特别的感情,花开叶落都是自然的现象,不是某种好恶感情的结果)。所谓“天道无亲,常与善人”,并不是说有一个人格化的天道去帮助善人,而是指善人之所以得助,乃是他自为的结果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