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》书摘&感想

作者: ricksteves 分类: 格物致知 发布时间: 2020-02-22 18:50

先摘录一段书中的话:

“对许多学生来说,分数取消无异于一场恶梦。他们要去做一些事,这是为自己的失败受的处罚,但是没有人告诉他们该做什么。他们一再反省也不明白,看看斐德洛也没有答案,只好无助地坐在那里,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那种气氛甚至让一位女孩子精神崩溃。你不能取消分数,这会让学生变得毫无目标,你必须让学生有一个努力的目标。然而他并没有这样做。

他不能这样做,因为一旦他告诉他们怎么做之后,就可能落入权威、教条式的教法。然而你又如何把每一个独立个体的内在神秘的目标写在黑板上呢?第二个学期,他放弃了这种做法,恢复打分数。然而他觉得很沮丧也很苦恼,因为他觉得自己那样做是对的,而结果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。在班上的确产生了主动追求学问的热情,但这不是他的指导所产生的。他准备辞职了。

把心怀怨恨的学生教成一个模子里出来的,这不是他想要做的。

他听说俄勒冈州的瑞德大学一直到毕业都不曾打过分数。暑假的时候,他到那儿去了一趟。听说教授也分成两派,但没有人真正喜欢这种做法。在整个剩余的假期当中,他变得非常沮丧懒散。”

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这句话听了很多遍了,却一直不理解什么意思。直到读了这本神奇的书《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》,因为每个人读完会有不一样的感悟,我正好读了一半,整个假期都没读下去,差点放弃了,不是晦涩难懂,而是如果不认真看的话,感觉像是看一个疯子写的东西,不知所云。直到读到今天这个章节的时候,我打算写点感悟,因为和我产生了共鸣。

其中一节讲的是斐德洛(书中人物,其实是作者本身)在大学任教,指导学生写报告,但是不给分数,只给评语。并声称取消分数和学位会更加利于学生的学习,因为这样学生就真的是在学习知识,而不是带有目的的学习,为了学位本身。他的想法并不能付诸实践,因为面临着学校的管理,体制的限制。最后,他辞职了,因为他的理想不能实现,颇有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意味。

想想自己走过的路,受过的教育,我觉得高考一方面选拔了人才,一方面是对学生精神的摧残。直到现在,我还会在梦中梦见高中的教室和考场,因为写不完试卷,在梦中惊醒。

那我们怎么办呢?

为了说明问题,接着摘录一段书中的话,紧接着下面的一节,他们去登山了。

“爬山必须尽可能地少费力,不要存有任何妄想,而要以自身的状况决定速度。如果你已经觉得很不耐烦,那就加快速度,如果有点气喘就慢下来,要在这两者之间保持平衡。当你的思想不再集中在眼前的行动上,每爬一步不是为了爬上山顶,你会发现,这里有一片锯齿状的叶子;这块岩石有点松动;从这里山顶上的雪不太容易看见,即使愈来愈接近山顶。这些都是你应该注意的事。

如果你只是为了爬到山顶,这种目标是很肤浅的,维持山的活力是靠这些周遭的环境,而不单单只是山顶而已。”

克伦威尔曾经说:”一个没有目标的人才能爬到最高。”

“因为有一定的目标,所以夏令营里的同学在参与这些活动的时候,都非常合作而且非常热忱,但是这种动机却会有不良的结果。任何想要以己为荣的目标,结局都非常悲惨。现在我们就开始付出代价了。如果你想通过爬上山顶来证明你有多么伟大,你几乎不可能成功。

即使你做到了,那也是一种很虚幻的胜利。为了维持这种成功的形象,你必须在其他方面一再地证明自己,而内心则常常恐惧别人可能会发现这种形象是虚幻的,所以这么做是错的。”

对没有辨识力的人来说,自我的爬山和无私的爬山看上去可能都一样,都是一步一步地向上爬;呼吸的速度也一样;疲累的时候都会停下来;休息够了又会继续向前行。但是事实上两者多么不同啊!自我的爬山者就像一支失调的乐器,他的步伐不是太快就是太慢,他也可能失去欣赏树梢上的美丽阳光的机会。在他步履蹒跚的时候却不休息,仍然继续前进。有的时候,刚刚才观察过前面的情况,他又会再看一遍。所以他对周围环境的反应不是太快就是太慢。

他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别的事和别的地方。他的人虽然在这里,但是他的心却不在这里。因为他拒绝活在此时此地,他想要赶快爬到山顶,但是一旦爬上去之后仍然不快乐,因为山顶立刻就变成”此地”。他追寻的,他想要的都已经围绕在他的四周,但是他并不要这一切,因为这些就在他旁边。于是在体力和精神上,他所跨出的每一步都很吃力,因为他总认为自己的目标在远方。

哈佛大学公开课里面同样,将人的一生比作登山,不是登上山顶让你幸福,而是拥有目标让你幸福,享受登山的每一刻。

如出一辙的描述,让我读到了活在当下的真实意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